[AASLD2013]扶正化瘀抗纤维化疗效经试验、实践证明——Tarek Hassanein教授vs. 王宇明教授巅峰对话

作者:  T.Hassanein  王宇明   日期:2013/11/26 15:10:16

国际肝病网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Tarek Hassanein教授(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扶正化瘀在美国的II期试验中,患者的依从性很高,超过了80%。研究启动时,扶正化瘀组重度肝纤维化患者数要多于安慰剂组,而结束时治疗组较安慰剂组的改善率更高,同时安慰剂组还有肝纤维化的进展。   王宇明教授(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在临床实践中,我们对比患者治疗前后的肝纤维化生化学指标、肝脏硬度检测甚至是肝活检,初步结果发现很多患者经扶正化瘀治疗之后肝纤维化、早期肝硬化都有改善甚至逆转。

  Tarek Hassanein教授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

  王宇明教授  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

  《国际肝病》:Hassanein教授,您是扶正化瘀在美国临床试验的负责人。能介绍一下试验的背景吗?

  Hassanein教授:扶正化瘀(FZHY)是中国的一种植物化合物制剂,来自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国传统中药,前期已在不同的基础实验和动物模型中进行了很好的研究。研发成片剂(或胶囊)后可减轻和控制肝脏纤维化或肝脏疤痕形成,已经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乙型肝炎导致的肝纤维化。几年前我有机会访问上海中医药大学,简要了解了扶正化瘀药物及其在特定患者长期应用的情况。在美国,丙型肝炎发病率高,且是引起肝硬化和肝脏疤痕的主要慢性肝病,同时一部分患者对现行治疗无应答。我们希望能尽快改变这种状况。事实是已有很多有肝脏疤痕形成的患者需要抗肝纤维化药物。基于扶正化瘀的良好记录,我们对其很感兴趣,在美国患者中进行了第一个II期临床试验以明确其安全性、耐受性和疗效。3年前我们启动了这项临床试验,数月前试验结束,目前正在分析数据。

 

  《国际肝病》:王教授,扶正化瘀显然具有抗纤维化作用,正如我们刚刚听到的,已经在美国进行了II期临床试验。但是在中国,它已经是临床常用药了,您认为这种严格、科学的临床试验对中药的发展有哪些益处?

  王宇明教授:的确如此,严格、科学的临床试验对中药的发展有很大益处。在中国,我们有庞大的肝病患者群体,尤其是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大部分乙型肝炎患者为母婴垂直传播,疾病有数十年的进展过程,因此患者多数发生纤维化和肝硬化。近年来,有效的乙肝疫苗的预防接种使得新发患者数逐渐下降,但是仍有很多年龄大的患者罹患肝纤维化和肝硬化。作为一名医生,很多患者问我为什么没有很多治疗肝纤维化、肝硬化的方法,由此可见研发新的抗肝纤维化和肝硬化的治疗方法很有必要。近年来发表了很多肝纤维化和肝硬化的论文和综述,但是很少有药物进入临床实践。我在临床实践中已经应用了一些传统中药,其中包括扶正化瘀。患者的依从性很好。通过FibroScan和生化学分析以及肝组织活检结果显示,扶正化瘀具有有效的抗肝纤维作用。

 

  《国际肝病》:您致力于这项研究数年,如今终于看到您的劳动成果了。Hassanein教授,您对即将发布的结果怎么看,也请您展望一下,您个人期待这项成果前景如何?

  Hassanein教授:扶正化瘀在美国的II期试验是我们开展的第一项研究。这项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的数据显示,美国患者对扶正化瘀的耐受和安全性都非常好,与安慰剂相比无差异。同时,患者的依从性超过80%。而就疗效而言,扶正化瘀也取得了我们寻求的抗纤维化活性。此项研究纳入的是最难治的一组丙型肝炎患者,他们既往对抗病毒治疗无应答,因此病情持续进展。如果我们想要缓解或逆转患者的肝脏疤痕,必须做两件事--清除病毒和尝试逆转疤痕。我们知道,肝纤维化形成需要经历20或30年,所以想要逆转疤痕也不是短期内能够解决的。这项临床试验仅进行了一年,我们已经发现扶正化瘀组的疤痕进展过程更为稳定,甚至有几例患者有所改善,而安慰剂组更多的患者进展至肝纤维化。由于患者例数不够多、随访期短,所以目前治疗组和安慰剂组的差异未显示有统计学意义,但是已经有了明显的抗肝纤维化趋势,扶正化瘀组比安慰剂能带来更多获益。项目启动时,扶正化瘀组纳入的重度肝纤维化患者多于安慰剂组,而结束时治疗组的改善率更高,而安慰剂组仍有肝纤维化的进展。II期试验证实了扶正化瘀的安全性、耐受性和疗效趋势,这有助于III期试验的开展,III期试验将会纳入更多患者,治疗疗程更长,并会避免任何II期试验中的错失或挑战。III期试验将以同样的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试验的理念致力于进一步发展扶正化瘀。在我看来,这是一条西化的发展途径,正在为传统中药进入西方世界牵线搭桥,这将促进更多西医认识传统中医药,并促进更多患者应用中药。

 

  《国际肝病》:王教授,您能介绍一下这个药在中国临床应用中的安全性、耐受性和疗效吗?

  王宇明教授:临床实践中,我已经用扶正化瘀治疗了很多例患者。我们发现扶正化瘀的耐受性很好,所以患者的依从性也非常好,通常可以按照医嘱服用3个月、6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在这些治疗的病例中,我们已经发现有很多患者的肝纤维化甚至早期肝硬化发生了逆转。这让医生和患者都很受鼓舞。从中医角度来讲,扶正化瘀有两种作用。首先对于处于免疫抑制状态或防御功能减弱的患者有“扶正”作用;另一方面,药物与改善微循环相关。肝脏是一种复杂的器官,微循环丰富,尤其是存在肝窦结构。肝脏发生纤维化时,这些结构存在明显的紊乱。治疗中,我们监测患者肝纤维化生化学指标、肝脏硬度检测的动态改变,甚至对比治疗前后的肝活检结果,初步结果令人满意。

 

  《国际肝病》:您能预测一下扶正化瘀在其他的基础或临床方面的应用吗,您预计它会有其他的适应证吗?

  Hassanein教授:去年,我们开始看到了直接抗病毒药物(DAA)对丙型肝炎的影响。数据显示,应用这些DAA药物只需12~24周的短疗程,就能治愈超过90%的丙型肝炎患者。但是,丙型肝炎治愈之时,肝脏仍可能进展至一定程度的肝纤维化状态,而如果患者已经有了重度肝纤维化,肝脏结构发生了改变,清除病毒后仍需很多年才能得到改善。那么我们能否通过扶正化瘀的改善作用加快这个过程。

  另一个可能应用是治疗脂肪肝。脂肪肝是糖尿病、高胆固醇血症、肥胖和代谢综合征的一部分。我们想要控制糖尿病和高脂血症,鼓励患者减肥,但是有很多患者已经有了肝纤维化,而随肝纤维化进展肝细胞肝癌的风险非常高,因此我们希望将肝纤维化降至最低水平。目前重要的是,如果我们控制了肝纤维化进展,我们能否真正降低肝细胞肝癌的发生率?扶正化瘀是否可以作为一种化学预防药物用于有慢性肝病和肝纤维化的患者,来将其肝细胞肝癌发生率降至最低?

  这两方面是我们希望未来能开展的研究领域。

 

  《国际肝病》:能谈谈一些中国用于肝炎治疗的非传统中医手段吗?

  王宇明教授:近10年来,病毒性肝炎的抗病毒治疗在中国临床实践中已经普及,很多患者接受了核苷(酸)类似物或者PEG-IFN-α治疗。在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的疾病进展方面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但是仍无法彻底清除病毒,例如即使抑制了HBV,仍不能清除cccDNA,它的半衰期非常长,有研究显示半衰期可达15年。

  此外,脂肪肝、药物诱导性肝损伤、酒精性肝病的患病率也逐渐增多,慢性肝病仍是中国一个很大的问题。    病因学治疗是首要策略,同时我们也必须考虑到整体的病理改变是从炎症开始,继而才是肝纤维化、肝硬化和癌症。针对一些不明原因的慢性肝病患者,我们无法进行病因学治疗,我们就可以通过抗炎来实现抗肝纤维化、肝硬化作用,并最终降低癌症发生。

 

  《国际肝病》:您两位能做一个简短的总结或结束语吗?

  Hassanein教授:扶正化瘀在美国的初始评估结果很好,需要推进进一步的发展。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控制肝纤维化和预防肝癌。

  王宇明教授:扶正化瘀是第一个走出去、走向世界的传统中药。我希望将来能对扶正化瘀有更多的了解,最重要的是,未来或将研发越来越多有效的药物。

肝硬化肝纤维化扶正化瘀

精彩推荐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订阅杂志 |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招贤纳士
声明:国际肝病网( www.ihepa.com)对刊载的所有文章、视频、幻灯、音频等资源拥有全部版权。未经本站许可,不得转载。
国际肝病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6070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205   © 2004-2013 www.ihepa.com All Rights Reserved